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上清泉

随笔 心境

 
 
 

日志

 
 

想起哥们,今夜我无眠  

2016-12-08 22:39:35|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起哥们了,晚上给他打电话聊了几十分钟。其实我昨晚就给他打电话了,只是问候了一下,想和他深入聊聊,但不知道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是否放下了过去,是否有勇气翻开新的一页。一直很牵挂他,怕打电话对他都是惊扰,有时真的不知道和他谈什么,怕碰触他的伤痛,但谈就一定会碰触。我知道他常常和一些同学朋友喝茶聊天,日子似乎安排地满满的,占住手也占住心。我最想知道的是他一个人在空落的家里会干什么,会想什么。
       今夜无事,就写写我的哥们。
        说是哥们其实是我高一时候的同班同学李。说老实话,用他的话讲我们当年也没说过几句话。的确如此,他家在市区,父亲是一所中学的校长,或许是自卑,或许他当年没有住校,我们接触相对少,还有个原因就是学习太紧张,压力太大,那时同学间很少有过多的交情。06年我在宝鸡培训,从同学张那里知道他的手机,打过去,他正在成都,听到是我,很高兴的,多年没见的老同学突然联系上了,怎么也会不激动。他一回来就约了我们几个同学在一块吃饭,抽烟喝茶聊天。小伙子很精神,头发梳理得一丝不乱。这或许与他他从事过保险推销这这方面的业务培训有关。谈起当年的高中生活,他大为感慨:以前在初中的时候每次考试光荣榜上排名都是第一第二,来到宝中一下子就没自己了,备受打击。第一年高考落榜,第二年临近高考,他父亲患病去世了,我最终也不知道他到底上了什么学校。但我能看出他干得很好,也积累了些财富。再后来还知道了,他妻子是他初中的同学,初恋,岳父岳母是大学同学,老丈人是新中国比较早的铁路工程师,陇海线上很多桥梁都是他设计的,后来是铁路监理工程师。“老丈人,丈母娘当初说什么也不愿意,但拗不过自己女儿”就这样他们结婚了,06年,他们女儿四岁,很可爱。在此之前由于孩子小,两人都没有去工作。直到08年他们开了一家取名为“世纪通话”的童装店,不到几年就在市区和几个县区开了六家连锁品牌店,情况相当好。有好几年,我儿子的衣服基本都是从他那里拿的。再后来聊得多了,他告诉过和老婆相识相恋的过程,那时才是初中啊,一眼看中就彼此再也就没有迟疑,就这样一路走来,平静恬淡,但我能感受到他那难以抑制的满足和幸福。那年高考后,他骑自行车带着女朋友从宝鸡一直骑到西安。“我们彼此的同学朋友我们都相互认识,我参加任何同学的小聚都会带着她。用同学朋友的话来说,我们是一把红萝卜不零卖!“”这辈子没能干什么事,但我最大的骄傲就是遇到了这两个女人!“听得我既羡慕又嫉妒了。这世间有爱情,婚姻不见得真的就是爱情的坟墓。但随后我又立即发觉,美的东西都不长寿,似乎连上天都嫉妒。真的爱情都是悲剧,相濡以沫那其实是巨大的悲哀,不如相忘于江湖。
       我们当年同宿舍的四个再加上他联系更多,人到中年对同窗的感情格外珍视。另一哥们吕当年保送北京理工大他都放弃了,一心考清华。或许是受高三谈恋爱的影响吧,最终考了中国科技大。和高中的女友几年难以了断,最后不得已割爱。随后远赴深圳谈了个女朋友,他比女孩大九岁,谈了九年最后还是分手了。2012年的暑假他带着女朋友,另外两个带着老婆孩子来眉县了。我妻子和孩子去银川了,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带着他们去红河谷,上太白山,去西部兰花游玩。晚上我下厨给他们做了一桌子菜,三个女人随后在宾馆看江苏卫视的《非诚勿扰》,我们四个男的光着膀子坐在我家客厅喝酒,喝茶,吹牛。我曾几次劝李再要个孩子,他毕竟不在体制内,而且他对教育孩子很有自己独特的理解和做法。李笑着说,有这两个女人就够了,如果生个男孩,就没这样的好日子了!
       2014年的3月29日,岳父去世后的三七,我和妻子上坟回来,在车上我接到张的电话,他告诉我李老婆昨晚出车祸了,人已经没了。我吃一惊,回来后给李打电话,他的一个朋友接的,说是晚上吃晚饭和妻子散步,被一辆拉土的卡车挂了,尽管就在三陆医院附近,但人还是没了。他再三婉拒了我去宝鸡,说比较乱,他们几个会照顾和安排好的。我那一段时间也是焦头烂额,姐夫病重已经看到不行了,为了让他能稍稍安心地走,我们正在急促地筹划外甥的婚事,没想岳父却心脏病突发去世了。一个月三个我最亲近和熟悉的人突然间就离去了。五一的时候我去宝鸡,那天刚好是李妻子五七,我和张,李带着女儿,还有李的岳父岳母,孩子的姨妈,一起到殡仪馆祭奠。他妻子的骨灰暂时安放在殡仪馆里一个很小的铁方格里,外面是她熟悉的笑脸。临走前,李站在妻子骨灰前沉思很久,眼眶水润,但没有掉泪。咔啪一声,他按上了那把小锁,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寂静的屋子里,听得却是格外清晰。我们安慰老人,孩子外婆说那天晚上李打电话说他俩生气吵架到各自同学家去了,晚上不会来了,我非要让杜(李妻子)给我打电话,她已经不再了,怎么给我打电话呀!
        过了几天哥们在微信中发了几张图片,他发了句话:世纪童话谢幕了!孩子的外公外婆之后一直和外孙住在一起,像当年照顾自己的女儿一样倾心照顾外孙。我只要去宝鸡就会约他,我们几个吃饭,聊天,我们能做的只有帮他一步步走出来。有时很少说话,就那么静静地待着,抽烟。2015年的春节,吕回来了,马上要去美国了,已经和老婆办好了绿卡,工作基本已经搞定,这次回来主要就是安排老家的一些事情,我们几个在宝鸡小聚。吃饭的时候,我劝他能忘的忘,该丢的丢,得重新开始。那时他好像一点都没有重新组建家庭的想法,就想和丫头那么待着。也有很多人给他介绍,但他似乎还是走不出来。好在李不是那种很感性,会轻易流露自己情绪的人,我看他好像真的开始积极地生活了。经常在微信圈里发一些有关女儿的生活图片,积极又阳光。偶尔还把女儿的作文给我发来,让我点评。他得有一段时间,女儿也得有一段时间。
       2015年8月23,我们一家正在吃早饭,张从湖南给我打电话:莘莘出事了!我问怎么了?莘莘没了。我大吃一惊,饭都吃不下去了。他告诉我冀伟和几个朋友带着孩子去西藏,在返回的途中,他开车出事了,孩子就坐在他后面,别人都好好的,就他的孩子没了,现在还在格尔木等待交警处理。是8月13日出的事。我看过他的微信,他带孩子去西藏我知道,孩子刚小升初考完试,已经在宝鸡高新中学报了名,他计划带孩子去西藏玩一通,回来孩子就该军训了。可是!我一个人坐在书房,我不知道说什么,去年他妻子离去,他刚刚调整过来,相依为命的孩子却又没了。我没法给他打电话,我不知道如何安慰他,我怕他在那里出事。发了几条信息:兄弟,我刚知道,不知道说什么,语言有时很苍白。你一定先回来,我们在宝鸡等你。他回复好的,一定。他的一个朋友给我回电话,说他在那陪着他。我想起大学同宿舍的一个同学现在是格尔木市秘书长,赶忙打电话让他过去了解情况,看能否提供一些帮助。晚上大学同学就过去了,因为车祸出了人命,按照程序得调查取证走各种法律程序。在我大学同学的努力下,他得以先回去安顿女儿的后事。8月26日晚,他回到西安,给我发了条信息:我已到家,不必挂念。第二天他安葬了女儿,把妻子的墓打开,把女儿的骨灰和妈妈放在一起。
       28日我去宝鸡,约了张,我们就在当年我们学校后面的塬上,那里现在已经是农家乐了。第一眼见到他就发现他蓄起了胡须,变了发型,虽然还是那么一丝不乱。我们要了几个凉菜,从中午十一点到下午四点。太阳很好,刺眼又灼热。其实我们没有太多的话说,说什么,我们能说什么?我们只是静静地待着,听他有一句,没一句地讲。他说当时不知道怎么了,车速并不高,路上也没有别的车辆,车就翻了。等我完全清醒时,怀抱着满是鲜血的女儿。朋友迅速联系最近的医院,他们最后还把孩子送到格尔木急救中心。我给急救中心打电话,那边说没有收到这么一个孩子,我当时就有点绝望,最后给交警队打电话,他们说孩子在太平间我就彻底绝望了。很多同学朋友知道后发来很多信息,后来把和我的信息联系截屏发给他们了。回来后,哥嫂那天晚上怎么也不让我回家,我说你们放心如果有别的想法我就不会再从格尔木回来了!现在想想可能是自己一直太骄傲了,一点都不低调。曾经骄傲地认为自己这一生最骄傲的是遇到这两个女人,突然间都没了,一下子就成孤家寡人了。他没有流泪,我倒是泣不成声了。命?真的是命?他说孩子姨在西安是虔诚的佛角徒,以前常不时和他谈起轮回报应什么的,他从来不信。这两天一直在想自己做了哪些恶事,或许是上辈子造了大孽。
        我不知道他怎么过,当时人在事情中,也许还顾不上悲伤,我一直担心在以后漫长的日子里,在那个家里他在干什么,在想什么。他告诉过我,孩子外公把孩子所有的东西都带到西安整理,包括她的作业,老头子说要给外孙出一个画册。小田说从那以后冀伟晚上在房间没有待过,一直睡在沙发上。今年暑假,高三一个同学从宁波回来,我们小聚,晚上我去他家,我们聊到凌晨两点,在他家阳台抽烟,喝茶。那晚我喝了好多茶,那茶很不错。他在阳台侍弄了一大推的花,有些花是二十年前和他妻子买的,养的。对养花他很有心得,也特别细心,每天都用啤酒擦拭那些肥硕的叶子,很光亮,那种泛着油滑的鲜嫩的光亮。那晚我们在客厅打的地铺。去年他和张开车来我学校了,一进校门就说他这摸样,进学校有点不合适,我知道他说的是自己那很独特的胡须。坐下后我问起他为何这样的装扮,他说这模样让人会从第一印象产生距离,觉得这人有点像混混,对他自己也是保护。他带给我一套很精巧的茶具,笑着说:放你茶几上,偶尔和几个女老师谈工作了,泡一壶茶比较风雅。我笑了。
       我偶尔会打电话问问他,除过节日。今年三月他和张又来看我,我们一起去县城吃饭,也叫来我的妻子。吃饭时他突然给我一张纸,说那天去审驾照的时候才发现家在驾照里。我一看是1994他妻子写给他的一封情书。我们四个静静地坐着,他流泪了,第一次当着我的面流泪,去了趟洗手间,我要把那封信拍下来,妻子阻止了我。回来后对妻子说:朱老师,很抱歉,有点失态,给你添堵了。妻子心里也很难受,一顿饭吃得很哽咽。饭后我们三个回到我学校,他谈到想资助几个贫困的学生到大学毕业,让我给他提供资料,条件必须是女孩,学习要差不多。我给他提供了两个,再三叮嘱不要告诉孩子他是谁,最多只让孩子知道他是我同学就行了。他第二天就打款过来,我突然一惊,那天正好是他妻子的忌日。晚上他发来一条信息:就每年的今天吧。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无意翻看他的微信,从他妻子去世后不久开始,发现里面有和妻子很久以前的通信和碎语,看得我和妻子心中哽咽。
        今年暑假的一天下午我和妻子去渭河堤散步,千亩荷花盛开美轮美奂,我拍了很多照片发给他们几个。并附言诱惑他们:在这河岸边自己烧烤很不错吧。他们立即响应,不去风景区,凡是收取门票的都不去,就找一个有山有水人少的地方转转,晚上烧烤。小田一家和冀伟,西安长安大学的沈教授一家都来了。下午两点下起大雨了,本来计划好傍晚开始烧烤眼看就要泡汤了,我把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天公真作美,四点钟完全放晴了。马上去看荷花,雨后的荷花那是难以巧遇的,尤其是下午。我们驱车到千亩荷塘,那里早已是人流如织,车流不息。雨后的荷花娇美柔嫩,人如画中,晚上我们一起在河岸边烧烤,微风习习,三个女人穿肉,我们四个生火,三个孩子捣蛋,饱餐一顿。第二天我们一起驱车去太白县在一处河边的小树林,树林旁边就是小河,河水清澈而又湍急。我们打开凉席,带了很多的水果和小吃。冀伟昨天买了两只水枪,他竟然疯狂地和三个小孩在河里、在岸边玩起打水仗了,他和三个孩子的衣服都湿透了,儿子的衣服一直在滴水。我们几个偶尔也参与进去,但都没有冀伟那么疯,那时我真觉得他身上有很多的孩子气,能很快地和孩子融在一起。快一点的时候我给附近一家农家乐打电话,土鸡、野菜、辣子、锅盔,午饭安排妥当,玩累了美美吃一顿。也是那天我真正发现冀伟虽然在一年半期间遭遇那么大的家庭变故,妻离子散,但他一直还是那么热爱生活,那么乐观,那么阳光。我也是那天给他说,以后来最好能带个人一起来,你一个人我感觉有点别扭。尽管我很多时候和他在一起尽量刻意地避免谈论孩子和孩子的教育问题,但他似乎从来不忌讳,谈起对孩子的教育,我发现他有很多很好的想法,很多深刻的见解。他是一个很会做父亲的男人。
        昨晚是我比较正式的一次和他通话。问起他最近的生活,我觉得自己还是太悲观消极了。他说最近看了很多书,也听了很多书,有些东西反复地听就听出其中的味道了,包括我给他推荐的史铁生的书。周末就去参加读书会,听人讲解《诗经》。听他说话,丝毫感觉不断是一个经过巨大悲痛的人。还是经常侍弄他那些花草,最近看到网上说红薯发芽很漂亮,买了很多花盆,栽种红薯,发芽了,长出嫩叶了就被朋友端走了。我感觉他在过着一段魏晋名士的生活,这年月能静下心来读书已经是一种奢华了。比我有定力,也比我高雅,我已经耐不住寂寞了,我热衷打牌的兴致要比读书高。他说晚上常常和一帮同学朋友喝点小酒,聊天。以前几乎不怎么喝白酒,去年几次去格尔木,被我大学同学训练出来了。我告诉他必须得考虑下一步的生活了,必须重新开始。有很多记忆忘不掉,也丢不了,只能埋藏,日子还得继续,因为我们得活下去。我告诉他,尽管这般年龄了我还是相信爱情,他说他也相信。我告诉他一定得找一个年龄不能太小但也不能太大的女人,善良知书达理,性格没有太大缺陷就行。必须得再要一个孩子,不能辜负自己那么多美好深刻的教育想法,年龄不等人的!他告诉至少在心理上没有排斥感,随缘吧,还说有合适的了一定领着来让我见见。
       我很欣慰,感到我这哥们已经逐步走出了过去,正在开始迎接新的生活了。缘分,其实在这世上,和很多人的相识,哪怕只是一面之缘,或者即使没见过但有过交流,都是缘分。更不要说和一个人相识,相知,相爱,还有孩子,那是需要前世积累多少功德和机缘才修来的缘分啊!
        今夜无事,想起哥们,我无眠。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