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上清泉

随笔 心境

 
 
 

日志

 
 

致一位大学老师的一封信  

2015-04-20 11:27: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老师:您好
        有给您写信的冲动是缘于看到您在微信圈里发了十四篇“饮酒门事件之思考”,在您不间断地思考这么一个在我看来极其简单的事件的同时,我也在思考您,重新思考您,尽管我对您的了解并不多。去年请你来为我们全校老师做了一场报告,吃饭的时候,我对您说,18年前你给我当年任教的初中全校师生做了一场报告,18年后我还清楚地记得您当年的两句话:现在教育最大的问题在于校长不爱老师,老师不爱学生。老实说我当时真有醍醐灌顶之感,在我之后做老师的12年间我一直秉承您讲的第一条原则,在我之后做了副校长一直秉承你的第二条原则。我也听过关于您的很多传言——一直和学院的领导关系搞得很僵。在我觉得一个普通的教师因为教育敢于和领导冲撞,这无论怎样都是心有底气的人,或者在我看来是一个绝对拥有教育良知的老师,实在难能可贵。很多暑假在你们学院接受培训的老师都喜欢听您上课,大开大合,古今中外无所不及。尽管有些言论觉得都有些偏激,但我从不向任何人掩饰对你学识和人品的敬仰,但是,通过你在微信圈发的十四篇关于毕福剑视频事件的评论,我终止对您以前的敬仰!
      毕福剑的事情很简单,在我这样没有多少学识的人看来这根本不要讨论和争辩。如果毕福剑真的没有错,以毕姥爷的“威望”和个性根本不会道歉,连他自己都认识到自己的道歉可能都无法取得国人的原谅,连他自己都清楚意识到道歉的同时也就意味着央视主持生涯的终结。但是,杨老师在这么简单的问题上缺乏一个知识分子最起码的底线和是非判断。你所有思考大致可以概括为两点:一、毕福剑没有错,这是私人场合,错的是传播视频的人。二、在您看来,毛的过远远大于功。
        我仅仅就您这两点看法,谈一点我的愚见。先说毛泽东吧。我也对学生偶尔点评毛泽东,你我今天能够直呼其名,能讨论这个问题,其实这都是我们这个国家的进步。毛不是你我能够科学完整公正评价的,尽管你的学识远远高于我。不是说领袖不能评论,我一直觉得我们现在能够评论领导人这都是我们这个国家和社会的进步,只是不能恶毒谩骂。说心里话,我始终觉得像毛泽东这样的人物不是我们这些普通人能够准确评论和定位的,当然包括央视名嘴,这是历史学家的事情,主要还是学识和境界的问题。显然,我们普通人和老毕都还没有达到这样的格局和眼光,很容易造成一叶障目不见泰山的尴尬。连受到毛泽东两次批判,三起三落的邓小平也说没有毛泽东我们将在黑暗中摸索更长时间,连受到过如此大的不公和冲击的人都说中国必须坚持毛泽东思想,必须把毛泽东个人错误和毛泽东思想分开。他对毛的功过都是三七开的,民间传言说对他自己能四六开就已经很不错了。我们还不要忘记一点:历史是不能假设的。您常常拿自己家事说事,自己祖父两代在文革中受到多大的折磨。我想说两句,连国家主席都未能幸免,我们普通百姓还是别再纠结了,套用张艺谋《英雄》里的一句台词:一个人的痛苦放在天下就不再是痛苦。
        毕福剑当时的场合不是私人场合,是群体,至少是小群体。发视频的人绝对有道德问题,在这件事上决不能主次不分,责任不明。私生活,比如你常常提到的“夫妻敦伦”,那才是私生活。你是研究中国古代文化的,古人再三告诫“慎独”,就是因为人在独处或者私生活中容易放弃在公众场合和视野中的基本原则和道德底线,在独处和私生活中更能也最能看清一个人真正的道德底色,毕福剑已经做了最好的诠释。就连美国似乎那么注重个人言论自由的国家,对诋毁领导人都不会宽容。即使站在狭隘的所谓统治阶级的立场,辱骂党和国家领袖也绝不会被容忍。你根本无需因为毕福剑事件里的所谓告密而担心文革会卷土重来,在我觉得中国已经不会再有爆发文革的土壤和环境。传播视频的绝对有道德的缺陷,声讨这人的声音为何远远低于毕姥爷,其实老百姓心里有杆称。
        您微信头像那个小孩是您的孙子吧,您已经是做爷爷的人了,怎么让人还觉得那么不成熟。看您的一本书我多次批注:杨老师可爱至极。现在我觉得这不是可爱了,而是偏激,自以为是,这是你最大的短板,作为一个在我觉得很有教育良知的知识分子,你的很多言论流毒实在很大!你是做学问的人,古今中外皆通,但你的短板太短。你难道没有反思以你的学识沦落到今天的处境和你这一短板息息相关吗?我甚至觉得你和毕姥爷其实是同一类人,敢讲真话实话这绝对是知识分子的良知,巴金早就做过忏悔,但是真话不是口无遮拦。你微信的称谓是“杨老师”,你没有忘记你是老师,知识分子最大的短板就是好为人师。不是说老师应该多么崇高和伟大,我只是觉得老师不应犯低级常识性错误,自己不觉之,总以为自己拥有绝对真理,甚至标新立异口诛笔伐当做自己作为所谓的知识分子的良知!曾对俄共大肆批判的赫尔岑,一度被誉为俄罗斯的良心,赫尔岑晚年极其懊悔!
       在我昨天开始在电脑上敲打这些文字的时候,你关于毕福剑事件的思考是第十四篇,今天你的微信已经是第二十篇了,你歇歇吧,别为这事太劳神了。你的很多思考对我触动很大,也让开始不再迷信——几缕白发和满腹学识并不意味就能够占领道德的制高点。你说:中国不会亡——因为有我。你知道看到你这话我是什么感受吗?不说了,你放心:你百年之后中国还不会亡!
        就此!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