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上清泉

随笔 心境

 
 
 

日志

 
 

那些年,那些事  

2009-08-19 08:00:00|  分类: 未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睡不着了,我悄悄地起来,身着睡衣拿了香烟,沏了杯茶来到书房,又打开电脑。我的体会是睡不着的时候想什么办法都是在折磨自己,从一开始数数字,我没有这耐心,而且我在这个时候思维总是很活跃,活跃到辗转反侧。我还没到“爱钱怕死没瞌睡”的年龄啊!有人说一个人思索得过多就会失去做人的乐趣,我还不是那种消极悲观厌世的人,也不是整天还思索什么人生意义的年龄了。年近不惑,我算彻底整明白了一件事:人是不平等的,连死都不平等!
     中午上班时,我的手机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刚要接断了,对这样的电话以前我是不回复的。可今天觉得这个电话不响那种外地打来,刚一通就断的电话,我就随手回拨了,对方竟然叫出了我的小名:我是积勤!哦,积勤,和我初中两年的同学,那个时候他、我和现在在乡镇当副书记的剑锋是最要好的朋友了,说不定二十年前的今天他们两个还在我家——我们是一个被窝里睡过的。知道是他,我既激动又生气,六年前的春节吧,我和剑锋那天坐出租车去他家看望他,他不在。以后我通过一个学生问到他家的电话,立刻打过去,但不知为什么感觉有几分冰冷,以后也就没有联系。空间的距离拉长了,心距也可能就拉大了。算起来我们应该有19年没有见面了,虽然在同一个县。那次去他家,我们和他的哥哥说了一会话,他的情况很不好,一直在家务农,提起当年上学,连他的哥哥都充满了伤悲。今天和我通话,他竟然说前几天就在我楼下对面干活,看到我领着儿子,他还向我们小区的人询问证实就是我。我数落他,他说当时的情形不好意思见我。我想他今天打电话一定有什么事情,他说儿子今年升初一,想在县城二中上学,让我帮忙,我说没有问题,你不管了。本想再说几句,他说还在给人家干活盖房子,哪天下雨了,他来县城见见我。
    无论我是怎样的心态都无法改变他内心我们之间的差距,而且我也承认这种差距,我到西安见同学也会有同样的心理。躺在床上我在想:如果当年我没有考上大学——尽管那大学让我没有丝毫喜悦,今天的我会是怎样的生存状态?生活虽容不得假设,但这假设还是让我有些忐忑。谁都想改变现实的困境,但身处其间其苦、其痛和其难远远不是理想中的。时间和空间回改变许多,他当年学习,写文章丝毫不比我差!我越来越有一种宿命的感觉,越来越感到人是生而不平等的,有些人一辈子所追求恰恰是有些人以出生就具有的。我花了十八年才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啊!当年写作文大批“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现在看看还是有道理的。人的一生真的如同一个告诉运转的电子,不经意的碰撞就会改变运动轨迹。朝后看,人的来路是清晰的;向前看,人的去路总是模糊的。
    半年多了,我总觉得自己生活在恍惚之中,越来越烦躁,越来越消沉,不知道干什么,甚至怀疑自己走错了路,甚至还对儿子发脾气,发完脾气自己又后悔。我不认为自己这么快就到更年期了。前几天在县上发展局工作的一个干部抑郁自杀了,我对自己这一点非常自信和放心:这辈子无论如何不自杀,不吸毒!读书有毒,书和现实有太大的距离,而且只是绝不是能力和智慧,读书也有益,虽说我最多只是个半成品,但自我解脱和麻醉的本事还有。
    二十年前的那段时光对我许多同学可能都是一种灰色的记忆,最大的遗憾在于那是太需要人指点迷津的时候,而我们恰恰没有这种幸运!想起我的这位二十年前的哥们,我今夜失眠。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