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上清泉

随笔 心境

 
 
 

日志

 
 

雌雄论 魏明伦  

2009-01-21 08:00:00|  分类: 未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维妇代会召开之年,半边天映红之季,五四名篇《我之节
烈观》书筐冷落之秋,传统精品《十二寡妇征西》盛演不衰之
时,谨以少妇青丝几缕,老姐白发几茎,杂文一篇,问号一串,怅望苍苍太空,求教于文豪周树人、国父孙逸仙、诗人毛润芝三大反封建前驱者麾下。

   
众公知否?近年海峡两岸议和,拟化干戈为玉帛,五千年
前共一家。古语“炎黄子孙”忽变时髦,遂成当代华人自报家门之标准称谓。吾独沉思,炎帝黄帝同属雄性,缘何不提一雌?莫非二帝同性恋,其中一雄竟能代司雌职?据另典记载:俺们华裔,是性欲亢奋的女蜗姑娘与伏羲哥哥私生子女。今人不依此说,讳是“女蜗子孙”,是否嫌弃始祖野合乱伦,难立贞节牌坊,故尔改抱炎黄大腿,连拜两位皇帝老倌作干爹,向外炫耀紫气东来。域外如何?碧眼西人不以祖先偷吃禁果为耻,欣然自称夏娃亚当后代,且裸女夏娃知名度大于雄汉亚当。伊甸园对比轩辕陵,更加反衬“炎黄子孙”重男轻女,尊父忘母矣。

     
嗟夫!虽是称谓,亦可窥见男性至上女性附庸的中国封建
观念何等根深蒂固。小至称谓,大至婚姻,还有多少雌雄不平实质,深藏于貌似对称的皤龙华表柱下?

    
众公当年高擎反封建大旗,鲁迅先生更趋激进。揭示男女不平,呼吁妇女解放,对贞洁牌坊深恶痛绝。大笔挥洒《我之贞烈观》,  
为天下年轻寡妇鸣冤,诉守寡苦,叹守寡难,驳守寡光荣论

斥守寡自愿说。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反对以任何堂皇理由绳引少妇守寡至死。檄文一出,摧枯拉朽,贞节牌坊摇摇坠……

    
愚钝自幼深受先生启迪,愿作迅翁门前桃李之桃李,誓与封建幽灵鏖战复鏖战。昨日繁弦急管,观罢传世之作《三娘教子》等等“寡妇专场”,长叹贞节牌坊并未全坍,文明新寡仍饰花环,夜雨绵绵,重读檄文,秋灯闪闪,摹然发现:先生弥留之前,曾给年轻夫人留下一条至今尚未引起重视的遗嘱“忘记我,管自己生活——倘不,那就真是糊涂虫。”这一笔堪称伟大的暗示,足见先生以身作则,不愧反封建前驱者称号。然而,病榻垂危,毕竟只是曲笔两行,远不及早年宣言黄钟大吕,旗帜鲜明。因此,我进而发现鲁迅研究者们不曾触及,或不敢正视的一大矛盾现象——《我之节烈观》作者的年轻夫人,守着《我之节烈观》作者遗像,从一九三六年到一九
六八年,青丝变自发,少妇成老妪,熬过漫长的三十二年孤独生涯至死不渝。伟大的女性为早逝的伟丈夫奉献一生,却与丈夫生前启迪世人的指向背道而驰!先生言教和夫人身教孰是孰非?愚钝百思不得其解,迅翁泉下何以仲裁?

    
国父稍逊文豪一筹,遗嘱似无片言安顿遗蠕。国母丧偶时仅仅三十二岁芳华,辞世时,足足八十八岁高龄。苍天:孀居绵延半个世纪,长达五十六年!

    
固然,发不同青心同热,生同壮志死同穴。山海誓,白首盟,伉俪情,战友谊,继亡夫未竟之事业,履妻子应尽之天职。膝下荒凉,普爱全国儿童;肩负重任,争取寰球和平。高尚人格,灿烂功勋,国之瑰宝;民之慈母,中华儿女谁不引以自豪?我于千声礼赞,万分敬仰之余,略感几分悲怆者,乃是另有不平发现也——神州只见伟丈夫之未亡人从一而终,罕见未亡之伟丈夫始终从一,舞台亦无《十二鳏夫治国》之奇戏。设若夫妻双方均为非凡人物,女杰先逝,伟男健在,风华正茂,能坚持海誓山盟半个世纪永不另择女战友燕尔新婚么?即使伟男坚持,必有说客盈门,红线成缕,曰“协助工作”,曰
“照顾生活”,曰“大局需要”,曰“群众期望”……总而言之,天经地义。敬请众公屈指遍数,岂有治国安邦伟男于鳏居三五十年不续弦之一例乎?

    
换言:设若伟男早夭,女杰孀居,也似国母丧偶时一般年轻,倘有再醮要求,那还了得,国将不国。必有说客盈门,压力如磐,或横眉厉声禁止,或泣血顿首劝阻……统而言之,伟男续弦有理,女杰改嫁无耻。谁敢冒天下之大不匙,海峡两岸共诛之,炎黄子孙共讨之!

    
至于绝妙好词“我失骄杨君失柳”,更是男女不平佐证。失柳者抚孤一生、失杨者结婚几度。若照董狐秉笔直书,不是“我失骄杨”,应是“骄杨失我”!盖因“杨”于一九三零年被捕就义,“我”早于一九二八年另觅佳偶。尔后详情,世人不知……物换星移,八十年代,忽然冒出一位梦想破镜重圆,甘守活寡将近半个世纪的红军女杰贺子珍!偌大一座高级贞节牌坊,可歌可泣,可敬可悲。

     
再嗟夫!,伟人是人不是神,何况是在旧中国土壤上产生的伟人,怎能不受一点旧中国气候影响?历史局限,无损光辉形象,反封建前驱者尚且或多或少残存封建遗习,逞论二亿三千五百万文盲半文盲生男育女偏爱这半边天,不喜那半边天乎?甚至一些斯文人家也乐于弄璋,厌于弄瓦哉。纵观茫茫人海,男女不平乃父系社会通病,而吾国此病尤深。反封建大功告成否?女蜗子孙——却一辈子加入不了妇联的魏某于妇代会外赠言:姐姐妹妹,婆婆妈妈,辨花环反思牌坊,庆三八勿忘五四也!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