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上清泉

随笔 心境

 
 
 

日志

 
 

马加爵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2008-12-03 08:00:00|  分类: 未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年震惊全国的马加爵杀人案已经过去四年多了,五个鲜活的年轻的生命在瞬间灰飞烟灭,马加爵也为自己的惨绝人寰付出了应有的代价。这个案件在全国引起了一场高校学生心理教育的大讨论,这已经不是一个简单普通的杀人案,许多人认为极度的自卑使马加爵的心理长期处于压抑状态,得不到疏解和宣泄,最终形成了极度扭曲的、变态的反社会心理,正是这种心理最终导致了他的杀人暴行。
     时过境迁,我最关注的是包括马加爵父母在内的五个受害学生家庭的现状。不知为什么,我常常想这些父母和他们的家人是否会涌上这样的感慨:不上大学也许不会有这样的悲剧!这样的猜测并不是因噎废食,而是给绝望找个理由。在去年,我看过一期《道德观察》题目是:我是马加爵的父亲。在这期节目里,我感到了马加爵的父母一直在遭受着身处地狱般的痛苦。马加爵的父亲在事后一直蜷缩在中堂阴暗角落的躺椅上,和任何人都不说话,也不再劳动。事件的影响可能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马加爵村里人出外打工都遭拒绝,因为此事马加爵哥哥的婚事一直没有着落,马加爵的尸骨至今都未能在本村安葬。马加爵的父亲想做一件事情:亲自去四个受害的学生家登门谢罪。有一个受害学生的父母严词拒绝了,这也就意味着永远都不原谅,说实在的,这也真是无法原谅的,不原谅也在情理之中。有一位受害学生的父母没有拒绝,当马加爵的父亲快到那位受害学生的村子时,受害学生的父亲拦住了他,说是全村人都拿着锄头和各种农具在等候他,无奈,马加爵的父亲在村口朝受害学生坟茔的方向磕了三个头。有谁能真正理解马加爵父亲的心理,自责愧疚可能会陪伴他后半生。节目主持人告诉马加爵的父亲给他连线了北师大的一位心理学教授,想让马加爵的父亲和教授通一次话,马加爵的父亲始终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嗯”了两声。教授给马加爵的父亲做心理疏导,其实无论怎么疏导也许都无法再打开他心里的那个死结了!
     四年过去了,“忘却的主快要降临了吧”,而对五个家庭来讲是永远的伤害和死结,我们能做的只有避免类似悲剧再次发生。
    现在,安全教育一直是学校管理工作的重中之重,学校抓安全的力度远远超出了抓质量。几乎所有学校最怕的是家校纠纷、恶性事故,总怕学生在学校磕了,碰了。这样的结果造成了学校如同惊弓之鸟,如履薄冰,以至于安全已经成为教育的桎梏。坦率地讲,我总觉得对学校这样高密度的人群聚集区,不发生一点安全事故反倒不正常,因为学生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啊!是人就会动,磕磕绊绊是正常的,也是必然的。学校要极力避免的是因安全防范意识淡漠对学生安全造成的威胁,重在对学生进行珍爱生命、心理健康的教育。一味的封堵是以心理的畸形和变态为代价的,不能不说马加爵事件就是一个极其典型的案例,也是马案留给我们的惨痛教训。以人为本不应是随粘随扯的口号,否则我们的一切教训只能是教训,所有的思考也只是马后炮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