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上清泉

随笔 心境

 
 
 

日志

 
 

儿子的贺卡  

2008-12-12 08:00:00|  分类: 未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临近岁末了,各中小学的门口又有人摆摊设点卖贺年卡了,看着五颜六色造型各异的精美贺卡,让人真是感觉四周的空气中都开始逐渐充盈着节日的氛围了。我已经距离贺卡很远了,成人的世界已经不需要以这种方式来传情达意了,尽管我们可能还会被无意中收到的一张贺卡久久的感动,但事实上我们真的已经难以再体会到那种特有的幸福了。
     每次我听到“贺年卡”三个字,心头总会涌上一种难以言传的羞愧。说起来真不好意思,第一次听到这个词(还没有见过是什么东西)是在初三,我怎么都不明白“火年卡”是什么,在我们的方言中“贺”与“火”的发音很相近。当我看到同学在这种制作精美的卡片上写着祝福的话送来送去时,我真庆幸自己没有出丑!我忘了我送出的第一张贺卡是给谁的,也忘了收到的第一张贺卡是谁送我的,只是还清晰地记得到目前为止我最后发出的贺卡是在1999年12月31日。那天我买了十张贺卡,九张是给朋友和同学的,一张是发给自己的,亲自到我当时所在乡镇的邮局,看着邮递员盖了当天的邮戳——我就是为了获得一枚二十世纪最后一天的邮戳。贺卡对我来讲,真的有点遥远了。
     中午回到家,我在做饭,儿子跑过来说他用自己的零钱给他的一个同学买了一张贺卡,我问儿子送给谁,他说送给***,我又问他为什么送给这位同学,儿子说这个学习最好。我心里隐隐有些凉意,这个同学并不是和儿子最要好的,儿子送他贺卡或多或少就有了点巴结逢迎的味道。学习好的学生,最受老师宠爱,当然也就成了同学羡慕和追捧的对象。过了一会,我过去看儿子给同学贺卡上写的什么,儿子两手一捂:这是我的秘密!算了,不为难孩子了。
     吃过饭后,我和儿子一起走,儿子低头换鞋的时候,我看到了他送给同学的贺卡,出于好奇,我还是打开了。我一看,不仅是悲凉,我发怒了。儿子的贺卡上写着:“***你是我学习的榜样,是我最好的朋友,我要向你学习。以后不管你骂我还是打我,我都不会生你的气。”我不让儿子送贺卡了,我感到莫大的悲哀:我的儿子小小年龄怎么就有了奴才意识?在和儿子一起走的十几分钟的路上,我不知怎么教育他,怎样让他从内心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我也不知给儿子讲的“平等、人格”之类的他能否理解。我真的感觉到有几分悲哀了,我无法接受儿子在这个年龄就有了不应该有的“奴性”意识。我也感到儿子太渴望一个特别好的成绩以获得老师和同学的重视,儿子在学校可能太孤单了。儿子买的第一张贺卡就这样还没有送出就被我截留了!
     对儿子现在的学习成绩我真的不是很在意,我不愿让孩子在他的童年就被学习和考试成绩所裹挟,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儿子对学习成绩远远要超过我。童年是不可再生也是不可复制的,我真的是多么渴望儿子有一个快乐的漫长的童年。他不一定非要考清华上北大,但他应该做事坚韧,正直而有爱心。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