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上清泉

随笔 心境

 
 
 

日志

 
 

怀恋宝中  

2007-10-26 08:00:00|  分类: 未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恋宝中

           
       
其实多年来我一直都有一种朦胧的冲动,为母校宝中写点东西,但同时又很矜持。因为和太多的事业有成的校友同学相比,我平凡的几近平庸。我既以自己曾在宝中接受过最好的教育而自豪,同时又有一种难以趋除的深深的自卑。
       
我是宝中九二级的毕业生。坦率地讲,我绝对不是宝中优秀的学生,但我可以自信地说,我是老师印象较深的一个,也是对宝中对老师怀有深深感激和怀恋的一个。而这一切都是我在宝中接受的教育的反馈和延伸。其实我对母校的感情何止是感激和怀恋所能包容,而最终激起我今天动笔的诱因还是我的老师。
      
 早上刚一上班,我的手机响,打开一看,我吃一惊——冯新华,立刻接了电话:老师,你好。”“你怎么知道是我?电话那端的他有些惊诧。O四年四月份,宝中搞观摩教学,我校组织老师去观摩听课。去前我还想是否会碰到老师,刚进校门就碰到了冯老师,互相交换了电话号码,回来后给冯老师发了一条信息,以后再也没有联系。这其实并不奇怪,一个老师在匆忙中尚且记下了学生的电话号码,学生怎么会丢了老师的电话号码呢?老师要来我县做招生宣传,说顺路看看我。我很是高兴,做了一中午的向导,走访了几所初中。路上我兴奋地谈起了当年在宝中的点滴感受,老师说:你回去把这些写下来,发给我吧。
       
转眼间离开宝中已十四年了,但耳闻目染的许多琐碎事情,还不时在我的头脑中清晰地浮现。我现在也从事教育工作,而我对教育的全部理解似乎都源于我在宝中接受的教育。我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成长也都受惠于和仍将受惠于我在宝中接受的教育。
      
一九九一年的冬季,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中午第二节课后是课间操,我们都站在阳台上看雪景,王校长手里拿了一个小喇叭,操着浓郁的湖北口音对着整个教学楼喊:同学们,都下来,都下来,到操场打雪仗去!对儿时是否打过雪仗,我记不清了,但这一次我敢说是我一生中印象最深的一次。多少年后,当我也教书育人,为人师表,回想起这一幕,我是多么感动!这就是教育的境界和风范。我庆幸在那紧张的岁月中,老校长还尽可能没让我们遗失童心。有多少学生能有幸碰上这样的校长呢?多少年后,王校长那浓郁的湖北口音还在我耳畔回响,尤其是在下雪的日子。写到这里,我想插入一件事,我在九七年带过一个初一的学生刘凌涛,二OOO年考入宝中,0三年被保送到北大化学学院。在O一年的冬季下第一场雪时,他给我打来传呼,他接到电话的第一句话是:老师,下雪了。去北大后,他给我写信说,没有遇见我,他也许不会考入宝中,也就更不会被保送到北大。这当然有对我的恭维,但我真觉得也许在无意间我传递给了他一种精神。我也常感到:一个人在学生时代最幸福的莫过于能碰上几个好老师,这有可能会改变你的命运。临去北京前,他来看我,我中午请他吃饭,对他说:上了博士我再请你吃顿饭。他说:到那时,该我请你了。
       
我说话口吃,这在我上宝中时几乎成了我沉重的精神苦难。不用翻阅当时的日记,我至今还记得在八九年刚入学的一个晚上,下晚自习后,我在路灯下看书,一位有五十多岁的老师路过时说:这位同学,灯光太暗,对你视力不好。我刚一开口,他就笑着说:怎么,还有点口吃,不要怕!慢慢地说。第二天,我通过同学了解到这位老教师叫:鲁久锡。他没给我带过一节课,而他一句温暖的关怀足以让我记忆一生。我曾因口吃上课拒绝回答问题,被物理老师任志利轰出教室,我下午去给他解释时,他已通过班主任王建豪老师了解了情况,我还未开口,任老师竟然一个劲地给我道歉!第二天任老师又在班上为我公开道歉。     
     九零年的三月是学雷锋活动月,我写了一篇演讲稿,开班会时,王老师鼓励我试一下。老实说,那是我在将近十年来第一次念这么长的东西,当我结结巴巴地念完后,老师和同学给我足足鼓掌有两分钟之久,从走下讲台开始,我一直是泪流满面,那次遥远的掌声会成为我一生中接受的最美妙的鼓掌。
       
忘不了周一升国旗时,老师们站成一排,那庄严神圣的表情;忘不了老师和同学们一起做课间操的情形;忘不了班主任王建豪老师给生病的同学端来大枣稀饭,还把家里的痰盂拿来塞到他的床下方便他小便;忘不了尹珠珠老师常和他的学生谈心打乒乓球的身影,星期六晚上还送给学生几张电影票;还忘不了李志利老师上课时的热情幽默和博学,虽然我只听过他两节课。
        
多少年后,当我回想起这些老师时,内心还充盈着激动感念和幸运。是他们传导给我一种治学精神文化良知和对人生的态度。我喜欢宝中的那种文化氛围。有些老师是人一生仅能碰到一次的。
        
和冯老师开玩笑:听了你一年半地理课,十四年后我只记住了一节课。那是老师在讲天体系统时说:一个人在宝鸡很伟大,在陕西,在中国很伟大,再把他放在地球上、地月系中、银河系中、河外星系,他是什么呢?多少年后,我想起来,就觉得这哪里是仅仅在讲地理,这还是在讲哲学。地球在整个宇宙中尚且是沧海一粟——人不可狂妄自大;但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的几率几乎是零,同时,你又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绝不能妄自菲薄。
       
这些平凡琐碎的点滴小事,现在让我回想起来,还有一种感恩。真的,一个人在学生时代最幸福的莫过于能碰上几个好老师。教育是一种影响,是教师人格、品质、治学精神对学生全方位的综合影响和渗透。自己内心布满阴霾,如何撒洒阳光!教育实在是一项良心活计。这一职业的特殊伟大都在于劳动的对象不是土地,不是机器,而是一颗活生生的心灵。教育是心灵对心灵的召唤,它更多地体现在对心灵的沟通理解和关爱。一部教育学、心理学讲的最多最重要的一个字就是,有了爱教育才可能灿烂。教育要说复杂,也许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复杂的工作--既然世界上不存在两片相同的树叶,也就不存在两颗相同的心灵。要说简单,极其简单,只需要一颗爱心和渊博的知识,其余似乎都是对这两项的注释和拓展。
       
当今天我也为人之师时,我心里明白学生需要什么样的老师。我至少不会做学生不喜欢的老师。许多思想不是从书本中能学到的,它是生活阅历生命体验的积淀。教育思想决定着教育行为,教育行为又是教育思想的实践延伸和反馈。教给学生什么,怎样教,为什么要教,这远比教会了学生什么更重要。离开了对教育最根本价值的认同,一切教育模式和方法都将沦为空谈。也是在高中时,让我感到这个世界很美好,让我感到做一名老师是一件幸福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